这则如血的数据 幸好来自于美国

2021-03-17 15:14:24来源:瞄股网作者:小股


这件事将令那些狂热的“文粉"们非常难堪。本来想把偶像文在寅总统的生日过成“国际生日″,谁料想纽约的居民都不认识文在寅是谁,反映十分冷淡,没有与“文粉″一起祝贺,这叫张旗鼓去美国的韩国人下不了台!这些美国人真是的,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1月24日是韩国总统文在寅66岁的生日。当地时间23日上午十点,文在寅的支持者通过众筹方式,筹集了599美元,租下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的电子屏幕,播放了两次时长五分钟的韩英双语庆生广告“祝贺文在寅总统生日快乐",除了赶去的韩国人争相自拍外,当地居民反应平淡。此事传回国内,有韩国网友留言 :幸好没人认出(上面写的是)韩语。

的确是这样。文在寅是韩国总统,在韩国大名鼎鼎无人不晓,在美国除了高层人士认识以外,生活在底层社会的美国人谁知道文在寅是谁?他们一天忙忙碌碌为了生活奔波,谁有功夫去管一个陌生的外国总统生日快不快乐?这些事情离他们的生活他们太远了!甚至文在寅是男是女,他们都搞不清楚。


有一位韩国网友指责: 在韩国的土地上挥舞着星条旗。在美国的街道上播放韩国总统的祝贺词。你们一点儿都不知道羞耻吗?这位网友说出了许多韩国人的心声。美国的国旗在韩国土地上比比皆是,就连大韩爱国党朴槿惠的支持者游行示威的时候,一半举着太极旗,一半举着星条旗,似乎美国和韩国不分国家,是亲兄弟似的,连国家旗帜都可以互相通用,这种思维意识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韩国人为总统去美国庆祝生日,美国人民反应冷淡。倘若美国人来韩国为总统庆祝生日,不知道韩国人将会做怎样的宣传,又会发生怎样的狂欢狂舞!

从这次生日经历来看,文在寅支持者不少,但反对者也很多。这次生日事件会不会给以后文在寅的反对者授以口实,给他的政治前途造成负面影响,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起不到什么好的作用!

这则如血的数据 幸好来自于美国

    公允价值内涵的不确定及其外延的不一致,迄今已成经济理论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而美国的次贷危机以及“两房危机”在更多地揭示出其深层次经济矛盾的同时,也深刻地暴露出了公允价值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诸多缺陷。
  一方面银行财务状况在恶化,另一方面他们的账面净资产却在增加。奇怪吗?
  根据彭博的统计,过去一年美国金融机构通过自己信用水平的下降居然“获利”120亿美元。而这样做的依据是在美林、摩根士丹利、高盛和花旗集团四大金融巨头所带领的华尔街企业的呼吁下出台的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159号公告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公允价值选择》,企业可以自己决定哪些流通在外的债券、贷款或者其他负债可以按照市值计算价值。
  看来,美国金融巨头选择在发生了次贷危机的2007年第一财政季度开始强制执行这个公告并不是偶然的。可是,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公允价值”,那么,它所反映的绝非真实意义上的价值,而只是越来越脱离现实的错觉。难怪就连因债券价格下跌引起负债价值减少而在过去的三个季度记录了40亿美元收入的美林证券也不得不在公司官方网站刊登的文件中表示,如果想获得更加有意义的同比结果,投资者应从一季度的收入中剔除21亿美元。
  公允价值被广泛地运用于交易金融资产(或负债)现行价值的计量,这些计量基础存在一个共同特征,即“在计量日”。非常明显,“在计量日”不一定都有 “可持续性”,所以这种以一定时态的计量基础同“可持续性”的假设前提是矛盾的。特别是对于更多地采用虚拟价值而几乎根本不涉及成本价格的交易金融资产来说,更是如此。沪深股市的估值体系一直在随风而转,而在市场非但只有做多机制没有做空机制而且还只有堪称泡沫发生器的权证而没有可靠的备兑权证的情况下,又凭什么去给公允价值找到一个建立在客观价值评判标准基础之上的“可持续性”呢?而离开了“可持续性”的“在计量日”,则“公允价值”不仅有一个理论上的大缺陷,而且,简直就像是个深深的陷阱。
  按照中国证监会会计部人士的说法,中国1547家上市公司的大多数对公允价值的采用比较谨慎,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对利润影响相对有限。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两市上市公司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68.73亿元,占全年利润总额的0.51%.不过,深交所的判断有所不同,他们认为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对深市公司2007年报影响较大。根据深交所统计,深市主板上市公司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总金额为27.48亿元,占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例 2.62%。而且,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对上市公司业绩影响十分集中。排名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前10名的公司总金额,占全部深市主板上市公司公允价值变动损益总额的84%。在沪市,该年度有169家上市公司存在公允价值变动收益,87家公司存在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的影响同样也非同小可。
  虽然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进入利润表在2007年才刚刚开始,可是,仅此一科目对净资产收益率的猛推,中国人寿(601628,股吧)一季度利润便被推升了39.06亿元;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对当季净资产收益率的贡献高达39.47%,有“一季顶一年”之称。但一年下来,公允价值变动不仅没有令中国人寿格外扬眉吐气,反而带来了高达63.88亿元的损失。今年一季度,公允价值损失更是大幅增加至94.21亿元。
  受益于2007年的大牛市,券商去年的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大多为正。中信证券(600030,股吧)此项增幅高达1799.86%.但该公司有个如实的说明,称主要来源于母公司创设权证业务规模增加和市价变化引起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增加。由于今年的市场未能延续去年大牛行情,去年全线告捷的券商板块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六成下滑超过50%,其中大多是受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之拖累。靠不住的浮盈成为交易金融资产公允价值挥之不去的痛。
  交叉持股是沪深两市上市公司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同时,也是最容易受公允价值损益异动影响的危险区域。统计显示,占全部总数近四成的上市公司2007年末共持有3.6万亿元交易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32004亿元,是总额为3986亿元的交易金融资产的8倍多,占到了报告期末上市公司6.29万亿元净资产总和的50%.如果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直接计入所有者权益,上述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市值变动,不要说将严重影响到整个市场的股价波动,就是对上市公司整体净资产也将产生不小的影响。在这个意义上,2007年报的披露未见市场担心的上市公司滥用公允价值,确实值得庆幸。应该说,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倾向于审慎选择会计政策和进行会计估计,不失为理性的表现。
  相形之下,中国银行业作为去年公允价值变动损失最集中的板块,并不是一个偶然的异数。美国次贷危机和“两房”危机的次第爆发,令热衷于增持海外资产的中国银行业不仅去年尴尬,今年也许将更为尴尬。目前中国持有的美国长期债券已达5065亿美元,居全球所有外国人债权之首。其中光是今年3、4、5月,就连续增持了 341.47亿美元。如何评估和控制这笔公允价值风险,显然已不仅仅是今年上市银行半年报和年报的新难题。
  公允价值内涵的不确定及其和外延的不一致,迄今已成经济理论中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如果不是美国的次贷危机以及“两房危机”在更多地揭示出其深层次的经济矛盾的同时也深刻地暴露出了公允价值在理论和实践上的诸多缺陷的话,那么,急不可耐地渴求国际化的我国上市公司,恐怕还会将公允价值视作诱人的馅饼。
  万幸,发生在“公允价值”故乡美国的故事向我们敲响了警钟。

快速索引: